管理架构
   发布日期:2014-10-24

一、国内外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的历史和现状
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除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从文化本位观对其进行全面研究外,西方的阿拉伯研究起步早,机构多,基础厚,力量强,成果丰硕。仅以美国为例,1946年,中东研究所(MES)成立。1947年,普林斯顿大学创建了第一个跨学科的以当代阿拉伯研究为对象的新学科—中东研究。上世纪60年代,美国180所高校开设了与中东有关的课程,并开设了8个中东研究中心。1966年,著名的北美中东研究学会成立。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涉及中东、近东、阿拉伯、伊斯兰的研究实体机构达136家,其中,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哈佛大学中东研究所都享有很高的声誉。此外,其它西方国家也非常重视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如著名的牛津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柏林大学阿拉伯研究院等。
中国的阿拉伯研究较之美英等国同类研究而言,起步晚,机构少,基础薄,力量弱,成果分散。
1946年,北京大学设立阿拉伯语专业。新中国建立以后,外交学院(该专业后并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京语言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相继在五、六十年代开设阿拉伯语专业,并开展相关的语言、文化、国情研究。1961年,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成立,标志着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的正式展开。此后,一些高等学校相继设立中东研究机构,如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 (1964)、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 (1980)、复旦大学埃及研究中心 (2003)、武汉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2009)等,1980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所成立。
二、我国与世界重要研究机构的特点和差距
毋庸讳言,美国的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占据领先地位。美国高校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机构具有以下特点:
1)跨学科性强,不局限于语言的教育。在美国,阿拉伯研究并非是一支独立的学科,大多依托于包含有以色列、伊朗、土耳其等区域特色的中东研究和近东研究。以弗吉尼亚大学为例,该校的中东研究是包含在中东和南亚研究之下的,其伊斯兰研究视角的覆盖面更为广阔。以芝加哥大学为例,该校的阿拉伯研究涉及学科有新闻学、人类学、考古学、政治学、经济学、古典学、比较文学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阿拉伯语教学涵盖了古典阿拉伯语、埃及土语和伊拉克土语等课程。
2)鲜明的地域特点。美国设有中东和近东研究的知名高等院校有100余所,各学校的中东和近东研究方向有着明显的区域特色。如:乔治华盛顿大学和美国大学位于美国的行政中心华盛顿特区,两校的阿拉伯研究侧重于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研究,其中,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近东研究项目下设于艾略特国际事务研究院,侧重于中东区域政治现状和政策的研究;美国大学的中东研究和伊斯兰研究下设于国际服务学院之下,侧重于区域比较研究,其重点在中东国家的国际关系和冲突与解决机制的研究。密歇根大学因位于阿拉伯侨民聚居区,该校阿拉伯研究以语言学和阿拉伯语教学法见长;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位于美国重要的军事基地,其阿拉伯研究侧重于防止核扩散和反恐的研究。
3)重视阿拉伯问题的基础研究。美国高校的中东和近东研究同时还关注于亚述学、古埃及学和科普特的研究,使得美国的阿拉伯研究涵盖更加广泛。以耶鲁大学为例,该校针对近东语言文化研究生项目的方向有:近东考古、亚述学(苏美尔文明和阿卡德文明)等。
4)重视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结合(即:Programs + Projects 模式)。美国高校的中东和近东研究发展模式是教学与科研一体化。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研究生除承担部分本科学生的教学任务以外,还协助本校教职人员完成科研项目。他们在利用自己的跨学科背景协助导师完成项目的同时,完成自己的专项研究。以密歇根大学为例,该校招收的阿拉伯语言教学方向的博士生,除了担任助教工作以外,还需要协助导师完成阿拉伯语言学的实际应用和科学研发。
相对而言,我国的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存在以下不足:
1) 综合性较弱,语言教育实用性也不够理想。我国的阿拉伯研究相对较为单一,分列于语言教学与国际关系两大学科之下,跨学科性不强,难以实现学科交叉。
2) 区域特色不鲜明,资源利用缺乏导向性。专业缺乏特色,重复建设,科研项目课题重合,缺乏整体规划,没有充分地发挥地域优势,限制了国内整个阿拉伯研究的视野。
3) 教学与科研相分离。中国高校阿拉伯学博士研究生攻读学位的过程中鲜有与实际的科研项目相联系的情况,尚未形成高端人才培养和科研的有效结合。
三、我国在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领域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2011年12月,教育部首批确立了3个阿拉伯研究培育基地,虽然起步较晚,但经过不懈的努力,在短时间内已经形成了地域分布合理、区域优势明显、注重跨学科研究、教学科研紧密结合的初步态势。实现了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框架下阿拉伯研究工作的良好开局。
其中,在京院校依托北京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有利的地域优势,加强与外交部、文化部、商务部、国家安全局的密切合作,确立了自己的研究特色和研究方向。
北京语言大学对阿拉伯研究中心的实体化建设非常重视,2012年3月14日,校长办公会专门讨论了阿拉伯研究中心的机构设置,同意成立阿拉伯研究中心,阿拉伯语系为阿拉伯研究中心的下设机构。2012年4月23日,学校正式下发了关于成立阿拉伯研究中心科研实体的文件。4月26日,北京语言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启动仪式隆重举行,外交部主管中东、阿拉伯事务的翟隽副部长受聘为中心名誉主任和荣誉教授,崔希亮校长任中心主任。翟隽副部长在短短一年中3次莅临北语,介绍了当前中东形势最新发展,以外交家的视野对未来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合作进行了展望,对北语阿拉伯研究中心建设提出建设性的建议与思路。北语以区域和国别培育基地为平台,汇聚了国际广播电台、博联社等机构一批中青年阿拉伯问题研究学者,倾力编写《阿拉伯发展黄皮书》,打造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的标志性成果。此外,北语阿拉伯研究中心还依托“小联合国”的特殊校园文化环境和50年阿拉伯语言文化教育的历史积淀,通过举办“中沙阿拉伯语教育沙龙”、“中以(色列)中东问题研讨会”,并协同北语国政系、蒙特雷国际研究院,开展在反恐和裁军领域的深度研究,以期实现学科交叉,打破学科界限,消除学科壁垒。目前,北语阿拉伯研究中心第一批基础研究成果:罗林教授的《阿拉伯部落研究》、涂龙德教授的《阿拉伯海合会研究》等5部专著即将于2013年出版。
宁夏被国务院批准为中阿博览会永久会址与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宁夏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于2012年3月26日启动,宁夏大学党委书记齐岳教授亲任中心主任,统筹规划整合全校、全区阿拉伯研究力量和资源,在6个学院设立了6个研究所,聘请外交部原副部长杨福昌大使任研究中心名誉主任,聘请27名国内研究阿拉伯问题的专家任兼职研究员。阿拉伯研究中心依托区域优势,倾力打造“中阿大学校长论坛”,并以此为平台,加强与阿拉伯各国的友好交往和学术交流,形成了涵盖国际关系、经济贸易、民族宗教、历史文化等多学科的综合研究领域,特色鲜明、优势突出。尤为指出的是,应国家对外开放的发展战略,宁夏大学充分发挥研究中心平台作用,在中心基础上申报并启动了教育部“2011计划”阿拉伯世界与中国内陆向西开放协同创新中心,直接服务于中阿博览会和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建设和发展,以及中阿战略全面合作。
自2011年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相继发生政权变更,沙特、巴林、叙利亚、约旦和摩洛哥等国陷入程度和规模不等的社会动荡以来,阿拉伯世界依然没有摆脱动荡、冲突乃至战乱的半无序状态,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受到巨大冲击,政治、外交形势变化万千,地区和外来干涉此起彼伏,经济、贸易、投资状况持续恶化,能源价格受叙利亚局势和伊朗核危机波及大起大落,同时,由于宗教背景党派纷纷借助民主选举掌握国家权力,社会政治生态重新分化组合,教俗矛盾、教派博弈、民众心理、妇女地位等等也都急剧变化,消长不定,而且这些变化由于阿拉伯的独特地缘位置,其外溢效益已远远超出本地区局限,具有更高和更广的国际政治意味。特别是利比亚剧变使我国企业“走出去”战略遭受重大考验,叙利亚危机使我国的中东外交政策面临空前的挑战和冲击,对我国的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提出了新的课题。
作为刚刚成立的阿拉伯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对三校阿拉伯研究中心而言机遇与挑战共存,需要从纷繁的中东乱局中,依托各自的优势,找到研究的切入点,整合优质资源,利用有限的研究力量,深入推进阿拉伯问题研究,服务于国家外交总体战略,任重而道远。